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侗乡文苑 >  散文正文
我爱老家的油茶籽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3862(黎平县外宣办)  投稿QQ:173559757
时间:2017-12-27  来源:wellbet-吉祥坊wellbet-wellbet官方网站  作者:欧正霞  录入:杨秀银  


分享接力赛,为侗乡加油: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更多
微信

  

对于一个双秋五季的轮回,在我老家的山茶油这样的林子来说,宛如她几百来年的一个寻常梦。只是一瞬的花开花落而已。至于要见证着林业界的奇葩物种,也并非一定要去深究她的上古身份,所谓的英雄不问出处,好汉不问出生。就拿这块长江流域的源头而言,油茶林就跟着那些先民们一起定居并偏偏在清水江源头两岸的山岭安营扎寨了许多年,个多世纪的风雨沧桑,这些一年复一年常绿常新的山茶树年年有丰硕的果实,有滋润着这方山民肉体的油脂。 
       

所幸,我和我的祖上,以及祖上的祖上都那样幸福地,得到油茶滋养润泽。且是它将我们的味觉和记忆活成了永恒。

 

农历的十月,寒露节刚过,老家陆寨的村庄环绕的黛绿色的油茶林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满山满岭的山茶地,被勤快的山民薅修得亮堂堂的,一根草都找不到。密密匝匝的山茶树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地在山岭铺墁,叶子绿得发亮。枝头上,一边洁白的茶花如霜似雪开得无比的热闹,一边橄榄形球形的茶果红绿色的挂满枝头,素雅的花和饱满的果将枝头压弯了腰,一阵微风吹过,茶花香飘十里,招蜂惹蝶,嗡嗡嘤嘤地载歌载舞而来。茶树下,一粒粒饱满结实发亮的茶籽窸窸窣窣地自然洒落,细听宛如一群调皮的歌女在轻声吟诵一首首赞美诗歌。
        

一大早,村寨山民们就忙着起来,在晨雾中,带上笆篓,箩筐,镰刀,相互招呼去自己家的茶籽坡上捡茶籽。

 

茶园并不远,那些隆起的山丘也不高不大,恰恰合适地环绕着这个仅仅只有四十多户的山寨。今年好年成,油茶籽挂果多,山上茶树上到处都是洁白似雪的茶花,花间就是金色和红褐色、翡翠色的茶果,几个夜晚的几近零度的气温和白天20度左右的温差,居然叫这些高仰着头的茶果包包(宝宝),“笑得合不拢嘴”,裂开的乒乓大小的茶果,就在“肚脐”处兴奋地张开眼,调皮地推开母体的包衣,打开一条十字形的缝隙窥探这个纷繁的世界。宛如一位娇羞的村姑轻启朱唇,羞赧地将一两粒牙齿露出来,笑意盈盈的样子,煞是好看。也有全部裂开的,茶果的外壳如花瓣张开,内里的茶籽,大大小小地破壳而出,细细碎碎的黑珍珠随风飘落。茶籽的色泽几乎和落下来的枯叶毫无二致,有些深褐色且发亮,也有的深黄色,三角形,梭子形,椭圆形,圆形锥形都有,有的大如板栗,如拇指头,有的小似黄豆,花生米,这叫眼力不好或者天气不好的话,要去将落在茶树落叶堆中的小茶籽捡起来也是要费工夫的。

 

我的母亲女红特别好,眼力也特别好,即便年迈了,照样穿针引线地做鞋垫打拖鞋等,跟她去茶坡捡茶籽,她左右开弓,蹲下身子,双手拇指和食指一上一下鸡啄米一样在茶地上跃动,仅仅几秒钟就可以捡得一把,不到一个时辰就会把深深的笆篓捡的沉沉的,满满尖尖的。要是我们小孩家配合得好,认真捡拾,一个下午可以捡得两箩筐,看着茶籽挤挤挨挨地泛着特有的褐色棕色的光在箩筐里,心里自然很高兴。可惜,我和弟弟妹妹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捡茶籽也只是象征性地找那些籽粒大,坡度平缓,掉得多的去捡,往往是禁不住枝头那特有的蜜香花香的诱惑,趁着母亲不注意,就悄悄到山界找蕨草,从中间将那根茎抽了去,就是一根上好的吸管,有了吸管就大大方便了采食,于是我们就飞奔去那百花盛开的茶树下,拉下那些有蜜的花,吸管伸进金黄的花蕊中晶莹的花蜜中,我们这些小蜜蜂别提多嘚瑟了,这时候母亲总是睁一只羊闭一只眼,佯装不看见,她一直坚持一棵树一棵树的地毯式捡过去,哗哗的丢茶籽进笆篓的声音和我们吱吱,吸食花蜜的声音,弟弟被蜜汁滴到脸上头发上尖叫的声音,飘满整个茶坡。我是姐姐动作也快,朝着粘稠蜜源茶树吸饱后,也赶紧跟在母亲后面捡茶籽,跟着父亲去挖老鼠洞,把老鼠搜藏过冬的茶籽全部收缴进口袋中来,到了夕阳西下,茶地内光线暗了下来看不到茶籽的影子了,一家人才乐乐呵呵地挑着胜利果实下山。
     

我家的这片油茶坡,还算争气,每年都可以得到1000多斤茶籽,再穷,母亲也舍不得卖掉,她会拿去压榨茶油来,用塑料胶壶盛着,不多不少按照人头来分配,六姊妹,每人二十斤。余下的就是父母的了。

 

我通常是选择周末从城里下去帮母亲捡茶籽的。

 

早餐后,带一瓶凉茶,爷爷编的缥篓,搽汗用的毛巾。母亲走前,我在后。去茶坡的路上,三三两两也有去捡茶籽的乡亲,晨雾薄纱一样笼在收割后满是草垛的田野上,一轮朝阳从多彩的霞光中在东边茶山顶上墨绿的茶林间喷薄而出,阳光温暖柔和,光线浅浅地把我母女一长一短两个影子慢慢拖在后面。斑驳在去茶坡的山道上。晨光中,老远地,我家茶地的茶树上,洁白的茶花如霜似雪的茶花被霞光镶上一层金边,映入眼帘,梦境一般,随之而来的还有那沁人心脾的浓郁的茶花香味,一缕缕,一阵阵,还带着晶莹的露珠儿。蝴蝶啦,蜜蜂啦,总比人起得早,并勤劳得多,它们在紧张有序地忙碌着,为茶花来年的收获做一个尽职尽责,传花授粉的媒婆。

 

茶籽花初放,以先,是打着花骨朵的,不过筷子头大小,愣愣地,在那些油得发亮的绿叶中,不作声。待到接连几个晴朗的日子,花骨朵在日精月华的关照下,吸饱了天地之灵气,就在一夜之间满树的山茶花就披挂满枝,像极了那走圣殿披白纱的新婚女子。是那样典雅素净,纯洁大方。于是这平素不起眼的茶树就会有一些仙气和灵气起来。山茶花的花期一般持续5-7天,即将凋谢的山茶花颜色会变得金黄,花瓣也会变薄,原先栀子花般的花瓣也会有些许萎靡困倦,不过花芯的金黄色的内里齐整整地窝在一起,一丝丝须发大小的花蕊,丝顶部都有芝麻大一小粒的花粉,金黄金黄的,周围是五到七瓣的花瓣,花瓣肉肉的,绵绵的,温润如玉一般,不光长得像栀子花,就连香味也有较多的相似。只不过花瓣要小许多,果实要大要圆许多。

 

老家茶籽坡上素雅的山茶花,就单单喜欢在这个寒霜降的时节绽放。喜欢一边开花一边挂果的存在方式。

 

母亲告诉我,山茶籽是长寿果,金银果。“孢子怀胎”就是讲的这东西。你看,今年秋天开花,明年秋天才结实,历经双秋五季十三个月,比一个胎儿的受精发育到临盆生产时间还要长两个月,所以这种果子的油脂营养特别丰富,最适合月子婆产后的修复,便秘者、痔疮等皮肤病的防治,经常吃还可以预防治愈三高。其压榨后的“废物”油茶麸更是洗发、养发、护发的良药。
      

山茶还有一个宝贝——茶萢。清明前后草木萌发,万山披翠,茶树也在竞相开枝散叶,这时候就会在新枝上结出一种桃子大小的果实,茶萢(pao),茶萢成熟后自然蜕皮,就是洁白如玉的样子了。放了学,我们总会结伴带上采摘的竹竿和串子去茶山寻宝,我们分好工,有的负责用竹竿敲打,有的负责在地下捡拾,有的爬树厉害,就猴子一样窜上枝头讨到最好最大的茶萢,又大有鲜的茶萢,清爽可口,完全熟透的肉质则柔棉回甘。我们在树下一边吃一边比拼谁采摘的茶萢多,大,鲜,我们将小树枝把茶萢串起来,一大串一大串的,做成“珍珠项链”,戴在身上,浩浩荡荡哼唱着不知名的山歌回家,那种耀武扬威的样子一点也不比凯旋的将士差。

 

最好吃的当然是茶油了。用来烹、炸、煎,炒,凉拌都是最好的食用油。特别是母亲做的又炸酥肉、圆子,油豆腐,任由茶油怎么在铁锅里滚开,食材放进去都不会如别的油起黢黑的油烟,反而是金黄金黄的,外焦里嫩满口留香。记得母亲在厨房四方火炉开炸以先,都会预先把火生旺,把茶油倒进去,待茶油升温后就将食材放进去,吱吱吱吱地,见到那些酥肉圆子等在油锅里沉静,继而舞蹈,继而探头,继而漂游。油的香味和食材的香味巧妙地融合,看到是猜的颜色由原色变成浅黄,继而老黄,继而——嗯,这时候就可以用漏勺滤起来,馋嘴的我们早就垂涎三尺了,小手总是不由自主地伸出去取来吃。嘻嘻地笑着,双手捧住炸好的酥肉酥鱼和圆子,往口里送,那个鲜美妙口感不可言。

 

在黎平由企业家“霞宇油脂”的李小娟就看到了它的商机,注册了“黔金果”山茶籽油。一斤装的打入超市卖到将近200元。已经插翅飞到了全国一线城市的商场。少部分已经通过电商平台飞到全世界备受消费者喜爱。

 

最是年少没烦恼,我不知不觉想起那些年,和母亲捡茶籽比赛,学蜜蜂用吸管采茶花蜜吃,挖林地里做贼的老鼠私自藏在洞内的茶籽,和弟弟妹妹争抢着,傻傻呆呆地候在火炉边等着母亲把用茶油和酸辣椒做的炒饭盛到我们几姊妹的碗里,还有年节的时候用茶油在撑架上的铁锅做的油炸粑粑,油豆腐、在擂钵里用茶油树棒子捶的茶油伴蒜泥的糍粑辣椒等等。宛如昨日。

 

光阴荏苒,弹指挥间。时光如杀猪刀一般,毫不留情地砍杀刮走了我们童年的许多趣事。一晃,我们都长大了,一个个都飞出了母亲的羽翼,进城工作,早就远离了漫山遍野的茶坡了。但是内心里,却总是牵挂着那开满洁白如雪的山茶花的茶地,牵挂那身患风湿病已经老迈佝偻,双眼浑浊有着一双粗糙大手的老母亲,思念和小伙伴们一起挖老鼠洞,找茶籽,用竹竿敲打茶萢,和弟弟妹妹采茶花蜜的情景。想着要陪伴母亲再去山上捡一回茶籽,做一次茶油炒饭和油豆腐等,常常地,不知不觉在午夜梦回时泪湿衣襟。

 

我爱老家,更爱老家的油茶籽。

        

wellbet-吉祥坊wellbet-wellbet官方网站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单位:中共黎平县委宣传部
  • ·联系电话:0855-6223862
  • ·地址:黎平县德凤镇府前路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