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hao123导航|2345导航|360导航|淘宝网|

首页 >  侗乡文苑 >  散文正文
故乡的路
投稿邮箱:lipingtougao@126.com  新闻热线:0855-6223862(黎平县外宣办)  投稿QQ:173559757
时间:2017-12-27  来源:wellbet-吉祥坊wellbet-wellbet官方网站  作者:杨素宏  录入:杨秀银  


分享接力赛,为侗乡加油: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更多
微信

 

2014年冬天,在我的生命记忆中,又是一个难以忘怀的冬天。

 

虽然在那个冬天里,有许多节日,也有许多故事,但都不能激起我内心深处那波涟漪,惟有一个还算不上节日的日子,有千百万人同我一起为她兴奋,为她庆祝,为她歌唱——12月26日,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诞辰121周年纪念日,也是中国大地上首条山区高速铁路——成(都)广(州)高速铁路贵广段正式通车的日子。

 

毛泽东主席的生日与我有关么?一条高速铁路通车与我有关么?我何以有那么高兴?何以要放声高歌?

 

答案是毋庸置疑的。首先,毛泽东主席率领中国共产党人推翻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邓小平同志曾说过,如果没有毛泽东同志的领导,中国人民至少还要在黑暗中摸索很多年才能取得胜利……我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这能不与我有关么?其次,这条连接四川贵州广西广东并在我家老屋门前600多米处建有一个客运车站的高速铁路正式开通,意味着我那大山深处的故乡从此与世界紧紧连接在了一起,标志着老家那个世代闭塞的小村庄从此融入了高速交通的新时代……我能不为之放声高歌么?真道是:

 

黔岭巍巍舞巨龙,

 

铁流滚滚贯长虹。

 

苗山侗水齐欢唱,

 

华夏腾飞中国梦。

 

……

 

高速铁路通车的当天上午,当我从电视报道上看到首辆动车组鸣响汽笛徐徐驶进距离我家老屋门前600多米处的火车站———榕江站时,远在四川成都当警察的我,仿佛听到了那悠扬的汽笛声就在耳边鸣响……

 

说一句发自肺腑的真心话:在这样一个具有特别意义的日子里,开通这样一条幸福的道路,是我和我的父老乡亲们,翘首以盼等待了几千年的幸福之路……

 

路,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关乎一生。大地有路,便于行走,心中有路,人生幸福。

 

路不好,难行走;路不通,绕道行。但不论是哪一种情况,要想到达目标的终点,都是十分困难的。

 

《今古贤文》说,路是人走出,事是人做成。话虽很浅显,但语意深刻,充满哲理。

 

鲁迅先生更是说得通俗易懂,那句“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成了影响20世纪30年代以来几代人的名言。

 

而对于我个人来说,自打从娘胎出生来到这个世界的五十余年中,我的人生也经历了无数条“路”,有地上的路,有心中的路,有仕途的路,有社会的路,有战场的路,有求学的路,还有文学的路……现如今,这条从我老家门前经过的成(都)广(州)高速铁路贵广段的建成通车,让我从兴奋的内心世界中,感受到家乡未来的无限光明!

 

唐代伟大诗人李白曾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我家乡贵州山区的路,在此之前特别是从此上溯半个世纪之前,又何尝不是难于上青天啊?

 

在厦蓉高速公路和成广高速铁路修通之前,家乡的路究竟有多难走,似乎把《现代汉语词典》里的全部形容词都用上,也难以形容得了……

 

我老家贵州榕江,地处湘黔桂三省交界,四周被锯齿般的大山包裹着,虽然山清水秀、风光旖旎、民风淳朴,但由于地理位置偏僻、远离都市,属于典型的鸡鸣三省的老少边穷之地……新中国成立以前,一寸公路也没有。与外界的交通,主要靠都柳江水路和山间羊肠小道。祖先们用脚板和船篙丈量大地延续了千万年。可以想象,没通公路的家乡,人们要想走到山外的世界,是何其艰难的事情。即使后来有了县道省道国道,那路况也是极差的,晴天灰尘漫舞,雨天泥泞遍地……说来也许您不会相信,2010年底以前,从老家县城榕江通往黔东南州府凯里市的170多公里山间公路,在没有遇到塌方等正常情况下,小轿车至少要颠簸四五个小时,那大客车大货车就更不用说了,最快也要七八个钟头……到省城贵阳360多公里,紧赶慢赶也需要一天的车程。自2011年4月,厦(门)蓉(成都)高速公路通车后,仅需要两个多小时就到了。而现在乘坐成广高铁动车,一个小时都用不了……

 

厦蓉高速公路和成广高速铁路相继修建通车,家乡的道路交通条件大为改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迎来了无限的发展前景……而那曾经很糟糕的路,慢慢地从人们的视线中逐渐消失,然而在我的记忆中,却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

 

那个年代家乡的公路或通往外界的山间土路虽然很差,但我家所在的那个村寨和村子里的花街小巷却很美。那美,也不是用几个形容词或几句话就能比喻得出的。

 

村子里的路,不像城里的路有街名巷名,却都有很美的称呼,如青石板路,红石条路,花街路等等,那种美,让人光着脚丫走在上面也成为一种惬意的享受……我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写作的一篇散文《三宝,我美丽的故乡》里有过描述,后来那篇散文还获得了贵州省《青年时代》杂志社举办的首届“我爱家乡”征文三等奖……

 

青石板路,通常是连接村与村之间的路。这其中有什么含义,老人没有传说,后人也没有深究。传到我们这一辈,我也就知道,青石板路,就是用山上取下来的青石板一块一块地拼接起来铺在路面上的路。如果有金属钱币或小石块掉落在路面上,会发出“叮当叮当”的清脆的声音,像是节奏明快的音符。人们走在上面久了,路面渐渐被磨得发光透亮,特别是雨后天晴时,经雨水冲刷过后的青石板路面,会泛出青玉般的光泽,让人走路时都会小心翼翼,生怕下脚重了会踩坏那如玉般的青石路面。

 

红石条路,也是用从山上取下来的大石块经石匠师傅加工成长方形石条后铺在路面上筑成的路。红石条路,一般是连接村子与河边小码头或水井边的路。红石条路的路面一般比青石板路面要稍微粗糙一些,没青石板路面那么光滑,所以铺在河边码头或水井边,不容易让人滑倒。

 

而花街路,则是我家乡最有艺术内涵的路。路面是用从河滩里挑选出来的大小相对均匀的鹅卵石,在路面上拼成鱼虫花鸟、飞禽走兽、铜钱古币等图案,并依照一定的规律有序地排列,使每一条路都是艺术的珍品。人们走在上面,犹如行走在画布上,身心都受到艺术的熏陶。如果春夏秋三季光着脚丫走在花街路上,还能享受到鹅卵石对脚底板的按摩,让脚板心痒酥酥的,那感觉舒服极了……

 

如今,日行千里的高速列车已每天不停地穿梭于家门口那条高速铁轨上,似绕云的彩锦,似盘山的飘带,似征伐的蛟龙,使沉静千万年的故乡田野山林随着列车的韵律舞蹈起来了。

 

写这篇文字的时候,高速列车开通运行已有一段时日了,但我的心,却久久还是平静不下来。或许,这就是人们说的,人上了一定的年纪,不仅觉睡得少了,还总喜欢怀旧的缘故吧?

 

是啊,近些日子,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睡不着的我,常常想起我那偏僻的山村,回忆我童年少年经历的往事。披衣推开窗户,望着远处闪烁的城市灯火,眼前便浮现起那或风驰电掣从村边飞速而过或进站时如温顺绵羊的高速列车。每每这时,我耳边便响起那首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曾让家乡人心里振奋的歌曲《铁路修到苗家寨》:“铁路修到苗家寨呀,苗家寨呀苗家寨,青山挂起银飘带,挂起银飘带,银飘带,村村寨寨连北京,红太阳光辉照苗寨,山茶朵朵哟向阳开,向阳开……”听着大人们唱,刚上小学、有点儿音乐天赋的我,虽然并不能完全理解歌词的含义,但跟着哼哼也很快学会唱了。然而,可笑的是,不解其意的我竟然因为这首歌,闹出了让人捧腹的笑话:“我们是侗家,这歌怎么没有唱侗家呢?为什么铁路只修到苗家寨,而不修到我们侗家寨呢?”这傻傻的问话,把大人们逗得哈哈大笑。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参军离开了家乡。那年,我十八岁,第一次走出大山,远离家门。

 

离家去部队的时候,是从老家县城乘坐解放牌运输车去的凯里火车站。凯里火车站,是湘黔铁路线上设在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首府凯里市的一座车站,距离老家县城170多公里。那天,我们好像是整整走了一天才到。

 

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出发的头天晚上,我们一拨新兵按照县武装部通知到县体育场集结,然后领取被褥换穿军装,晚上集中住在县体育场旁边的一间小礼堂内。第二天凌晨天还没亮,我们就起来将背包打好,然后将背包放在大卡车的车厢上排列成四路,沿车厢两侧各一路,车厢正中间摆两路。摆好后迅速下车吃早饭、登车。我们就这样屈膝坐在背包上一路颠簸,到傍晚时分才到达位于凯里火车站一侧的军供站。

 

我们是坐着冒黑烟的火车闷罐车从凯里火车站前往云南边疆的部队驻地的。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火车,也是第一次乘坐火车——黑乎乎的闷罐车厢,让我有了终生难忘的记忆。

 

1984年8月底,我的人生迎来了一个重大的转折——我在云南边防老山前线阵地上的猫耳洞里接到了桂林陆军学校的录取通知。上大学是我梦寐以求的人生追求,她不仅让我学到知识,还可以改变我的命运——上了军校就意味着我将来会成为军官,不用再回乡下当农民了。

 

我从老山南榔阵地乘上了部队派来送我们的解放牌CA10型汽车,站在车厢上,回首望着老山连绵的巍峨山峦,仿佛有一种难以言状的依依不舍的思绪,虽是凯旋,却没有凯旋的丝毫快意,因为,还留在战壕里的战友,他们脚下的路还有许多地雷……

 

当我坐进桂林陆军学校宽敞明亮的教室的时候,我深深感慨,人生的路啊,每一步都是很艰难的……

 

这不,学校第一次放暑假时,我从桂林回榕江老家,坐火车转汽车,途中还在凯里火车站住了一宿,算起来还是用了两天一夜。如今乘高铁动车从老家去桂林,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现在,虽然我已不再为家乡的“路难行”而发愁,但有时仍然不由自主地在大脑中思索着一些莫明其妙的问题,如:尚须远行的国家之路,民族之路,人生之路,还会难么?特别是我们的人生之路,如果不好走,滑倒跌跤还是小事,而如果走不好,那是要犯大错的,甚至还有可能出人命关天的大事的……这些问题,本不该“知天命”之年的我再作过多思考,可我总是莫名其妙,庸人自扰,让我不得要领、不得安宁且经常自责。或许,我真的老了。

 

但不管怎么说,我坚信,借着这全新的路,家乡的建设一定会越来越好,家乡父老乡亲的未来,也一定会越来越好!

 

有诗为证:

 

夕照柳江岸,云蒸笔架山。

 

峰峦多俊秀,溪涧浪花闲。

 

高铁连仙界,动车画中还。

 

归途不艰险,万众笑开颜。

wellbet-吉祥坊wellbet-wellbet官方网站各信息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或商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上一篇: 我爱老家的油茶籽

下一篇: 割 稻 谷

更多 专题栏目
热门新闻
本栏目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主办单位信息

  • ·主办单位:中共黎平县委宣传部
  • ·联系电话:0855-6223862
  • ·地址:黎平县德凤镇府前路27号